冯绍雷:从沸点回摆,美俄联系的摆幅会有多大?

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于6月16日在日内瓦举行小范围会谈。会谈前,媒体一片混乱,有工作人员用手遮挡镜头。图自路透社如所预期,会谈内容涉及战略稳定、网络安全、地区冲突、贸易关系以北极合作等问题。

毫无疑问,双边战略稳定不仅事关美俄,而且事关国际安全的走势。会谈结果显示,美俄双方愿意开启在双边外长层面的定期磋商,寻求在现有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于2024年到期之后的解决方案。相对而言,有关北极合作的双边磋商谈得比较深入。

普京对此的表述是“内容广泛,非常详尽,这是重要而有意义的一个话题。尽管拜登强调北极是一个“自由区”,俄罗斯作为北极理事会今后两年的主席国,普京充分阐述了俄方在基础设施、军事、边界等问题上的立场,并强调要在1982年、2017年相关国际法基础上与多方磋商。普京充分自信地表示,在这一方面,没有什么不可以讨论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解决的问题。

此外,峰会谈到了美俄双边贸易问题。尽管双边贸易水平仅280亿美元,但今年第一季度增长了16.5%。在2017年圣彼得经济论坛上,美方参与者达到500人,而今年在疫情之下举办的论坛,美国也有200多人参会。

看起来,美俄贸易关系有可能逐渐趋于松动。不过即便美俄双方立场差异悬殊,但“个人间的接触”似乎已经启动。虽然普京被拜登称为“杀手”,但他并未因此而疏于对拜登以礼相待。

普京称拜登“非常有经验”,“一眼就看得出来他具有建设性”,“我们两个多小时双目相视的进行谈话,并不是所有领导人都能够做到的。从一个较长时段来观察,美俄关系能否摆脱从戈尔巴乔夫、叶利钦乃至普京时期先扬后抑的周期性怪圈——包括新世纪以来小布什、奥巴马、特朗普一直到拜登等历届美国总统能否跳出现实、“重启”对俄关系,但总是落入关系低迷的旧套路,这还是一个有待回答的问题。。

相关文章